时维己亥年丙寅月辛丑日,公历2019年3月5日,原云南红塔集团有限公司和玉溪红塔烟草(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褚橙创始人褚时健先生于玉溪市人民医院驾鹤西去。

亥年寅月六壬趋艮褚时健去世、忌亥字填实

时间倒退到91年前,1928年初,云南玉溪。

彼时彼地,仍流行农历。

农历年的大年三十,褚好运家却没法儿安生过年,褚王氏临盆了。

从褚王氏怀孕开始,褚好运夫妇就离开了老屋,在江边一处小院里居住,这么做是为了避开前两个儿子夭折造成的阴影。

在兔年和龙年交错的时候等待了半宿,褚好运终于在大年初一天刚蒙蒙亮时,听到了孩子呱呱坠地时响亮的哭声。

这个赶在龙年头上出生的孩子,是个又黑又胖的大小子。从老屋赶来看望的爷爷奶奶高兴得合不拢嘴,给孙子起了个小名叫“石柱”。

这个“石柱”就是日后的褚时健。

多年以后,褚时健作为一个明星企业家光芒四射的时候,有人就用“龙”这个属相说事儿。

殊不知,从八字角度而言,褚时健出生于公历1928年1月23日,尚未入立春,所以他的属相实际还是卯兔。

根据《褚时健:影响企业家的企业家》的这段记载以及八字的推演,天威博士将褚时健的生时定在壬寅时。

亥年寅月六壬趋艮褚时健去世、忌亥字填实

褚时健生于壬戌日,而改革开放中另一个明星牟其中也是壬戌日生人。

辰戌为天罗地网。戌中所藏戊土为日干壬水之七杀,所藏丁火为壬之正财。戌土也是日主壬之财库。巨额财富,皆在掌握之中。

丁火合壬水,戊土杀壬水。两人又皆因财而入狱。

《三命通会》、《渊海子平》中有六壬趋艮格。褚时健生于壬寅时,亦属入格。但天威认为,其八字最妙者为寅与戌虚拱一个午字。午火为丁之禄,是日主壬水之财。但在八字中只是由寅与戌虚拱(寅午戌三合火局),明禄不如暗禄,这才是八字的好处。有形有质者,远没有无形无质者来得妙。所以最怕午火填实。

可望不可即的财富,一旦落实,就带来无穷的灾祸。

亥年寅月六壬趋艮褚时健去世、忌亥字填实

1998年戊寅年,褚时健步入午运。1999年1月9日,按干支历,仍在戊寅年内,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宣布褚时健因巨额贪污和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而五年前的1994年,褚时健才被评为十大改革风云人物。大家都在流传,褚时健得罪人了。褚时健失意在于午火填实,而在其八字原局中丁火在年干上透出(丁之禄在午,所以丁和午在某种程度上可以互换)。年干是代表国家最高层领导。“按照当时中央一些领导的意见,褚时健因为涉案金额巨大,应该被判死刑,立即执行。我作为他的代理律师也被各种组织、领导找去谈话,但是我始终没有改变自己的辩护观点,为此也得罪了许多单位和领导。”事隔多年后,褚时健的辩护律师马军终于透露了秘密,也隐约道出褚时健得罪了谁。聪明的读者或许已经猜到了是谁,但恕天威不能再进一步点明。“在为褚时健进行法庭辩护之前,云南省委主要领导亲自约见我,鼓励我充分尊重、运用法律为其进行辩护,关心、惋惜之情自不必多言。”马军说。

通过不懈的努力,褚时健终于免于一死,这也为他以后东山再起埋下了伏笔。

褚时健八字中比劫旺盛,许多人只看到了比劫劫财,却没看见比劫帮身。

褚时健被判刑关押,但是熟悉他的人们并没有因此而否定他,而是给予了他极大的同情与谅解。在监狱服刑期间,经常有很多认识或不认识他的人想方设法到狱中去看望他。

一位曾受他大恩的商人知道褚时健爱看书,特地给关押褚时健的监狱捐赠了一座图书馆。在褚时健入狱之时,女儿已在洛阳狱中自杀。玉溪市红塔区大营街居委会书记任新明褚时健的外孙女接到自己家中,当成自己女儿养。

小女孩要上初中,他找到玉溪最好的中学,向校长恳求:“帮帮忙,我的孩子没什么,这是褚厂长的孩子。”等女孩初中毕业,任新明花了不少钱,把她送到加拿大读高中。如果以为只有那些非富即贵的圈内人才会帮助褚时健,那就大错特错了。褚时健出狱之时,甚至有素不相识的乡亲从微薄的收入中挤出一百、两百塞给褚时健,告诉他:“我们知道,你是好人!“。

但这种付出,也不是没有代价的。

比劫帮身,也消耗了自己。全力为褚时健辩护的律师马军说:“随后合作多年的云南省烟草公司和红塔集团不再聘任我为企业法律顾问,而云南省高级法院院长孙小虹不久后也被借故免职。”

“可以想象当时中央政府和云南地方政府对于褚时健问题的态度并不完全一致”,马军如是评论。

褚时健被判刑两年后,时任云南省省长的李嘉廷落马。

这名清华大学出身的彝族官员最终被判处“死刑缓期执行”。

亥年寅月六壬趋艮褚时健去世、忌亥字填实

天干中壬癸水与地支寅戌火局形成水火既济之势。这也是褚时健八字的妙处。

2018年,褚时健八字步入辰运。辰为水库,将比劫水尽数收去。

入辰运后的第二年,己亥流年,褚时健魂归道山。

马军曾这样评价褚案:“其中隐藏着大量‘包括高级干部及其子女以烟牟利’等至今无法公开的秘密。”我们只知道曾担任云南省委书记的高严,应香港商人韩某的请托,要求褚时建与其下属公司签订了12800箱卷烟成交书。韩某因此而获利960万港元,而高严收取了2万美元好处费。2002年,在将巨额财产转移至国外后,高严与情妇外逃至澳大利亚,至今仍逍遥法外。

这只是冰山一角,其他的秘密呢?斯人已去,这些秘密或许只能永远永远尘封于历史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