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面相学爱好者,二十五年的苦苦追求,虽然有小成,被易学界誉为易神之美誉,但在过三关(父母/兄弟/子女)方面,还存在着一定的差异。如果说谁能百分百看准的话,我想他应该是位超级大师。每每听级易友们谈及某某相师,在民间的看相经过,如何超准等等,总是认为这是神话,也是不可能的,反正我不有见过。

二00三年年底,旅社老板说你的朋友老杨在找你,让我给你捎信,非常想念您。于是我们邀请约定了见面的时间,彼此间相互寒宣,言及要与我出去摸杆(走街串巷看相)。我说要想抓住被相者的主要事件,才能使对方信服,而挣到大钱。他说只要能看准父母‘兄弟’子女之事,才能使出门看相得心应手。我说能真正过三关的人,那是凤角麒毛,或者根本就没有。他不以为然,讲述了他遇到的安徽相师给他本人看相的全部经过.......

那是1997年春,天气晴朗,风和日丽的艳阳天。火车通过不久,从车站走出一位青年,进入了车站南的临近村庄(杨占村),进村就问谁相面,看不准不要钱。这时有好事者本村的村长李某,说有个爱看相的人,不知你能给他看看吗?能的话我带你去。于是青年人跟着村长,拐弯摸角到了顺峰先生的家。青年人进门说,大爷能找口水喝可以吗?顺峰说可以。于是用颧头瓶给青年人到了一瓶冰糖水,坐在北屋的门西旁里,顺峰坐在北屋厅堂的东北方,杨妻在东间的窗下做针线,村长坐在门东旁。青年人喝了半杯水就问,给谁年看相,顺峰说给我看一下吧!青年人说咱开始吧。

青年人说:“你祖上三代都是单传,曾祖父不到四十寿终,祖父活不五十岁,父亲不六十去逝。”开口惊人,出语不凡。

杨先生点点头。

青年人继续说:“你们兄妹间四人,你排行老大,跟前有五个孩子,四个儿子一个女儿,对吗?”民间相师的绝活,令在坐的众人惊叹不已。

杨先生说不错。

青年人又说:“大儿子跟前有三个男孩没有女孩;二子跟前有两个女孩;三子跟前有一个男孩一个女孩;四子跟前有一个女儿,目前还没有男孩,出过了两回事,还有一次事要出在正月。”一针见血道破家庭人员的个数,准确的预测子女间的事项,令人五体投地。

杨先生笑笑说都准。

青年人接着说:“你少年运不好,出身贫穷,学业不高;干的行业不少,当的红卫兵,出门干过苦力,经济情况不算高;十九岁结婚,妻子比你小一岁,是个属蛇的。”

杨先生说,你看的都不错,不知能否看出林地(坟地)的情况?

青年人点点头说:“可以!你们家的坟地离村子很近,前面住了不少人家,对坟地不算好;不过前面的人家也出了事,伤过五个年轻人,四男一女;坟地以后的人旺,经济情况还可以。”断事具体,交待明确。

杨先生说:“对!我们家的坟地就在屋后二十米左右,前面确实是死了一个年轻人,女的是喝药死的,男年轻人有病死的和打死的;曾祖父活了三十九岁,算是早死;祖父活了四十九岁;父亲活了五十九岁去逝;弟兄三人我为老大,一个妹妹;我跟前四子一女,大儿家三个孙子,二儿家两个孙女,三儿家一个孙子一个孙女,四儿家一个孙女;四儿出过了两次事,一次是火车建站时,打架被抓坐了一个月,一次是结婚前打架被抓一个星期,四儿爱喂狼狗,今年正月走亲戚回来的路上,狼狗去嗅了人家的小孩的吃饭碗,被人家村里的人看见,出来要打他,有认识的,说是我的孩子才避免发生;当过红卫兵造反派,破四旧立四新时,收了不少的古书;文革后出门去西安去干活,打过井,修理缝纫机等......”

完了杨先生说我正要付给相师卦礼,本村的村长侄子说奇怪,奇怪真奇怪,顺叔给人看相,这次让年轻人给相住了。青年人一听,连忙道谦,不能要你的钱,说自己是姓姚,师于标里乡医院里邓超老师。顺峰要盛情留姚献体住下,姚青年无论如何也不住下,拿出身份证看,才知是店集乡大姚湾村,什么时候到家去玩。事隔多年,我和顺峰决定明年初,骑自行车去姚先生家拜访,一路上我们走着为人们看着相,一来显实验我们的相学技能,二来也显出我们去拜访的诚意。

神奇的看相纪实 绝对真实的超级安徽面相大师

待叙安徽拜访超级相师之行